欧健才、魏军合伙协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20日 评论 142 2974字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粤01民终98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欧健才,男,1979年4月27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开平,广东阳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魏军,男,1988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太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丽莎,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查明:2018年11月30日,魏军(乙方)、欧健才(甲方)签订了《个人合伙协议书》,约定合伙投资经营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大源南丰路的“中通快递新太和分拣仓(大源仓)”,甲方出资1500000元,占投资总额的66%,乙方出资400000元,占投资总额的34%;各合伙人的出资,由合伙人甲方统一保管,乙方有监督和核查权,乙方已经在2018年12月8日前通过支付宝和招商银行将入股资金分次转入甲方账户,共计400000元;甲、乙双方按各自出资额占出资总额的比例分享共同投资的利润亏损,共同分担,甲、乙双方的出资形成的收益及其固定资产为双方的共有财产,由甲、乙各方按其出资比例共有;甲、乙双方协商,由甲方代表双方执行共同投资所有的日常事务;乙方有参与合伙投资事业管理、听取甲方开展业务情况的报告、检查合伙投资账册及经营情况、共同决定合伙投资重大事项的权利;甲方执行共同投资事务所产生的收益归甲、乙共同所有;在经营期限内,有下列情形之一时,合伙人可以退伙:合伙协议约定的退伙事由出现、经全体合伙人同意退伙、发生合伙人难以继续参加合伙企业的法定事由、乙方拥有无理由退伙权利、乙方退伙按仓库每月利润自有股份比例偿还完为止;合伙投资终止后的事项:甲乙双方对合伙账目进行清算等。魏军于2018年10月28日-12月6日期间通过支付宝及银行转账的形式,共向欧健才支付400000元。
诉讼中,魏军提交其与欧健才的微信聊天记录,其中有提及要求欧健才提供具体账目、明细、核算等事宜。
庭审中,魏军确认涉案合伙协议约定的中通快递新太和分拣仓于2019年3月3日成立,没有领取营业执照,现已关门没有运营;双方自合作以来,没有对过账也没有进行利润分配,其有要求欧健才提供所有的账单进行核对并进行清算,但欧健才一直不配合,后无法联系,其不清楚涉案合伙项目的盈利或亏损情况,故现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协议并返还投资款等。
以上事实,有《个人合伙协议书》、转账记录、微信聊天记录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魏军、欧健才签订的《个人合伙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合法有效,双方应恪守履行。根据涉案协议约定,双方合伙的主要目的是成立并经营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大源南丰路的“中通快递新太和分拣仓(大源仓)”,现魏军陈述该合伙项目已经关门没有运营,欧健才既未到庭应诉答辩,亦未提供证据推翻魏军的主张,视为欧健才自行放弃诉讼权利,一审法院对魏军的陈述予以采信,并据此认定双方签订涉案合伙协议的目的已无法实现。涉案合伙项目已不再运营,欧健才作为合伙事务执行人,掌握经营期间的收支账目及明细,理应积极主动根据协议约定履行合伙终止后的事项,但欧健才并未履行相应的义务,其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及合同的约定,魏军据此主张解除涉案合伙协议并要求欧健才返还投资款并无不当,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欧健才经一审法院公告传唤,期满未到庭应诉,视为其对己方抗辩权利的放弃,一审法院依法缺席判决。
本院认为,一审通过邮寄开庭传票等诉讼文书无法向欧健才送达,后采用公告方式向欧健才送达,在程序上并无不当。欧健才一审时并未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本案提出管辖权异议,其二审提出一审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本院不予审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的规定,二审案件的审理应当围绕当事人上诉请求的范围进行。综合双方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问题为:魏军能否解除合伙协议,并要求欧健才退还全部投资款?本院对此评析如下:
魏军一审以欧健才并未履行相应的义务,诉请解除双方签订的《个人合伙协议书》,一审判决予以解除,二审中欧健才表示对解除《个人合伙协议书》没有意见,同意解除,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关于欧健才是否应向魏军退还全部投资款问题,《个人合伙协议书》约定,在经营期限内,魏军拥有无理由退伙权利,合伙投资终止后的事项中约定,双方对合伙账目进行清算。一般情况下,在合伙事务终结后,合伙双方应对合伙财产进行清算,并在清算的基础上对合伙体的财产作出处理。但本案中,第一,协议约定欧健才出资150万元,但对于出资方式,欧健才本人陈述与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的陈述不相符。欧健才主张其中包括购买快递点经营权120万元,但《个人合伙协议书》及《广州中通新太和公司快递VIP端口简易合作合同》对此均无约定,显然欧健才的主张缺乏证据证实。欧健才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已按约履行全部出资义务。第二,从魏军一审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来看,魏军对欧健才及其聘请的财务反复提出要求核算合伙收支,是欧健才及其财务不配合而未能进行,并非欧健才上诉所称的魏军借口迟延。第三,按照协议,魏军的合同义务是投入40万元,遇到资金难题由欧健才处理,而不是欧健才上诉所称的魏军以不再投资为由,拒绝再出资。第四,魏军的投资款系由欧健才收取,涉案中通快递新太和分拣仓的日常管理工作亦由欧健才负责,虽双方二审中表示同意清算,但欧健才作为管理者却无法提供合伙期间的账目,其提供的各项支出绝大部分均无相应的银行流水或转账凭证佐证,魏军不予认可,欧健才也未提交合伙经营期间的收入情况,故欧健才提交的资料不足以反映合伙项目收支信息,导致合伙期间的盈亏情况无法查清,事实上无法清算,遵循举证便利原则,欧健才作为合伙事务执行人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综上,本案可以认定由于欧健才的违约行为及其执行合伙事务不善的原因导致魏军签订合伙协议的目的不能实现,从而退伙,欧健才对双方散伙时合伙财产及盈亏情况无法查清负有责任,其作为投资款收取方应当向魏军返还投资款40万元。一审判决对此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偿还合伙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数额的合伙人,有权向其他合伙人追偿。”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3条的规定:“合伙经营期间发生亏损,合伙人退出合伙时未按约定分担或者未合理分担合伙债务的,退伙人对原合伙的债务,应当承担清偿责任;退伙人已分担合伙债务的,对其参加合伙期间的全部债务仍负连带责任。”虽然欧健才向魏军返还了投资款40万元,但如果欧健才有证据证实双方合伙期间确有合伙债务,不影响魏军对合伙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综上所述,欧健才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裁判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300元,由欧健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练长仁
审判员刘革花
审判员曹佑平
书记员郭炜丹
黄树钿

2020-07-31

继续阅读
weinxin
               扫码加微信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
avatar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