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与劳宇鹏、耿博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法院案例401字数 3811阅读模式

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案由: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

(2020)辽0402民初2167号

原告朱某,男,2005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抚顺市新抚区。
法定代理人朱建伟,男,1953年10月8日出生,汉族,住抚顺市新抚区。
法定代理人姚炜,女,1967年6月14日出生,汉族,住抚顺市。
被告劳宇鹏,男,2002年12月30日出生,汉族,住抚顺市顺城区。
法定代理人劳万力,男,1978年2月13日出生,汉族,住抚顺市顺城区。
法定代理人邱世英,女,1976年6月13日出生,汉族,住抚顺市顺城区。
委托代理人潘晓菲,系北京盈科(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耿博,男,2002年5月11日出生,满族,住抚顺市新宾县。
法定代理人刘芹,女,1969年11月12日出生,满族,住抚顺市新房宾满族自治县。

经审理查明:原告朱某、被告劳宇鹏、耿博系抚顺恒德学校(新抚校区)的学生,2018年4月13日17时10分左右原告朱某与同班同学在学校操场西侧单杠处玩,因被告耿博与劳宇鹏打闹,被告劳宇鹏从原告朱某背后将其撞倒,并坐在了原告朱某的左腿上,造成原告左腿受伤。事故发生后,原告于2018年4月13日至7月2日,分别到抚顺市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和沈阳康业医院多次进行治疗。原告曾因此次事故到我院起诉,我院于2019年4月23日出具(2019)辽0402民初55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劳宇鹏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朱某经济损失11854.1元的50%即5927.05元;二、耿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朱某经济损失11854.1元的50%,扣除已支付1359.45元,即4567.6元;三、驳回朱某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48元,减半收取224元,由朱某负担127元,由劳宇鹏、耿博各负担48.5元。原告对该判决不服,上诉于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25日作出(2019)辽04民终136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维持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2019)辽0402民初557号民事判决的第三项;二、变更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2019)辽0402民初557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为:劳宇鹏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其十日内赔偿朱某经济7427.05元;三、变更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2019)辽0402民初557号民事判决的第二项为:耿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其十日内赔偿朱某经济损失6067.6元;四、驳回朱某其他上诉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48元,减半收取224元,由朱某负担100元,由劳宇鹏、耿博各负担62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10元,由朱某负担168元,由劳宇鹏、耿博各负担21元。上述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另查明,2019年5月9日下午,原告参加学校中考誓师大会,和全校其他学生在操场盘腿坐两小时后全体起立时摔倒站不起来,左膝疼痛,于2019年5月19日到抚顺市中医院门诊治疗,后于2019年5月27日在抚顺市中医院住院治疗,于2019年5月29日实施左膝关节镜术,2019年5月31日出院,共住院4天,出院中医诊断为“伤筋病类、血瘀气滞证”,出院西医诊断为“左膝半月板损伤”,住院期间二级护理。原告主张4天住院期间雇佣护理人员刘继楠,产生护理费920元。2019年10月21日至2020年2月28日一审诉讼期间,原告向本院提供门诊医疗费、住院现金支付医疗费、购药票据共计22828.84元。另护具票据29元、支具票据760元。医院为原告开具受伤后休息130天的医疗诊断书。原告因腿伤缺课,发生了补课费用12120元。原告提供抚顺市新抚迎丽风味骨头店出具的证明,证明原告母亲姚炜系配菜工,每月工资3500元。
再查明,本院重审期间,二被告对原告2019年5月29日手术治疗与2018年4月13日发生的事故是否有因果关系有异议,要求进行司法鉴定,同时原告要求对左膝进行伤残等级鉴定。抚顺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接受上述两项鉴定申请,并于2021年2月9日出具抚顺市中心医院司鉴所[2021]临鉴字第0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2019年5月被鉴定人朱某的左膝关节外侧盘状半月板损伤、前交叉韧带损伤,不能除外与2018年4月13日左膝关节扭伤相关联”。对此鉴定意见书,二被告有异议要求鉴定人出庭接受询问,并由二被告交纳鉴定人出庭费用500元。2021年2月9日,抚顺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抚顺市中心医院司鉴所[2021]临鉴字第0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被鉴定人朱某左膝关节损伤不构成伤残等级”。原告产生医疗费1418元,鉴定费2000元(因果关系鉴定、伤残等级鉴定各1000元),复印费收据两张共计59元,另交通费票据若干。
再查明,根据二被告的申请抚顺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的法医高岩出庭,对[2021]临鉴字第0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内容进行解释说明,称“我们在形式上认可有因果关系。伤者拖延了1年时间,期间有不可预知的因素,考虑到很多因素的基础上,5月的手术是相关联的。首先是左膝半月板的手术,原告受伤是侧方受力受伤,符合外侧半月板损伤机制,围绕受伤的腿反复看病,一个月后去沈阳诊断半月板损伤,当时为保守治疗,期间做了几次磁共振,2018年8月份做的磁共振还是半月板损伤,围绕左膝半月板,因为给我材料里没有其他受伤的因素。所以根据现有的材料存在有因果关系”。被告劳宇鹏提出“原告是盘状半月板,是原告半月板自身畸形,是否与半月板损伤有关?”,鉴定人高某1“盘状半月板是小孩发育过程中的一种变异,是自身变异。我鉴定的是有因果关系。这与因果关系没有关系,那只是参与度的问题。半月板上有裂痕,就是存在外伤。盘状半月板是比一般人容易受伤,但是如果没有外伤的事,即使原告是盘状半月板,不一定造成的半月板损伤的事实,所以我们鉴定有因果关系”。二被告对鉴定人高某2解释不认可,辩称2019年5月29日手术治疗与2018年4月13日发生的事故没有因果关系。
本院所确定的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住院病案、门诊病志、检查报告单、住院及门诊医疗费收据、护理人员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住院诊断书、门诊诊断书、护膝及膝部可调支具收据、收费协议、学费收据、课程表、缺课统计表、交通费票据及公交卡发票、抚顺恒德学校证明、税务登记证、原告母亲证明、交通费票据、医药费票据、鉴定费票据、华园中学证明、2021年2月8日抚顺市中心医院门诊病历及影像科报告、两份司法鉴定意见书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为凭,以上证据均经法庭质证及本院审查,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二被告在校园内戏耍,不慎将原告撞倒腿被压伤,属二人以上共同侵权行为,且难以确定责任大小,应平均承担赔偿原告损失的民事责任,各赔偿原告全部合理损失的50%。二被告虽对原告前期治疗期间所发生的各项损失通过民事诉讼方式予以赔偿,法院作出判决处理后,因原告选择保守治疗,此后原告又进行了阶段性的必要治疗和鉴定。此间原告因治疗所发生的合理损失,同理二被告亦应予以赔偿,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经审查,原告的合理损失为:医疗费24246.84元(除医保统筹已支付的外);住院伙食补助费320元;医疗辅助器具费789元;交通费酌定276元(住院患者往返40元、护理人员交通费8元、门诊复查往返100元、沈阳治疗往返128元);鉴定费2500元(其中鉴定人出庭费500元,二被告已各支付250元);复印费59元;关于护理费一节按住院二级护理4天按2019年居民服务业标准144.4元/天、门诊复诊5次按5天和鉴定4天按原告母亲工作证明月工资3500元标准每日116.67元,共计1627.63元。关于原告主张补课费问题,应按原告治疗康复的实际时间,即2019年5月27日起至7月10日期间,不足一个学期的一半时间,结合原告误课的时间、补课费用情况,本院酌情支持3000元计算,二被告各负担50%;关于原告主张所提今后医疗费等主张,因尚未发生,今后原告如有证据可另行主张权利。关于原、被告所提其他主张,因均未向本院提供证据,本院均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六)项之、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朱某经济损失为32818.47元(其中医疗费24246.8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20元、医疗辅助器具费789元、交通费276元、鉴定费2500元、护理费1627.63元、补课费3000元、复印费59元),其中被告劳宇鹏、被告耿博已支付鉴定人出庭费500元,原告实际损失32318.47元;
二、被告劳宇鹏、耿博于本院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各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6159.24元;
三、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774元,原告负担1166元,被告劳宇鹏负担304元、被告耿博负担304元。应由被告负担的费用,随上诉欠款一并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张博
人民陪审员张鹏
人民陪审员宗春艳
代书记员陈世芳

2021-05-20

(本文来自于公开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weinxin
               扫码加微信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