谌兴业、张美云合伙协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28日
评论
163 1502字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粤01民终1242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谌兴业,男,1985年8月6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宜春市奉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晓飞,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美云,女,1957年2月2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欧阳光辉,广东纬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谌兴业与案外人蔡某曾于2018年4月向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张美云与案外人甄某行,诉讼请求包括1.张美云承担侵权责任,向蔡某返还合伙企业财产34万元及利息,甄某行承担连带责任;2.张美云承担赔偿责任,赔偿蔡某、谌兴业因其侵权而垫付相应营业款造成的利息损失,甄某行承担连带责任。该案庭审中,双方均确认协议履行主体为谌兴业和张美云,甄某行与该案无关,故谌兴业与蔡某当庭撤回对甄某行的起诉,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口头裁定予以准许。经审理,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4日作出(2018)粤0113民初369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蔡某、谌兴业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虽双方当事人对《合作协议书》相对方为谌兴业和张美云无异议,张美云亦对谌兴业主张的解除事实和解除时点未持异议,但根据前述(2018)粤0113民初3693号案查明事实以及认定结果,该案争议款项截至2018年9月21日仍在张美云所授权的案外人张某婷银行卡里,即仍在合作双方的控制范围内,而张美云该资金保管行为系出于上述《合作协议书》关于合作店铺财产管理和使用权的相关约定,由此可见,谌兴业主张不足以证明2017年12月18日之后双方未再继续履行上述《合作协议书》,故谌兴业主张确认2017年12月18日合同解除,与双方履行合同的实际情况不相符,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的规定,二审案件的审理应当围绕当事人上诉请求的范围进行。综合双方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讼争双方的合伙关系是否已于2017年12月18日解除的问题。
经查明,讼争双方对其为案涉《合作协议书》的实际主体无异议,对双方基于《合作协议书》而存在合伙关系的事实亦无异议。在双方因合伙事务产生矛盾后,张美云于2018年1月28日向谌兴业发出《解除格律丝合作关系的通知书》,通知案涉《合作协议书》自2017年12月18日起解除。现谌兴业基于上述事实要求确认双方的合伙关系已于2017年12月18日解除,张美亦也无异议,故应认定双方对合伙关系的解除时间达成了合意,可依法予以确认。至于案外人张某婷名下银行卡里还存有双方合伙关系存续期间合伙资金的问题,对双方一致确认解除合伙的时间问题并无实际影响,一审依据该事实不支持谌兴业关于确认解除合伙关系时间的主张,显属处理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谌兴业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9)粤0104民初21058号民事判决;
二、确认谌兴业与张美云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于2017年12月18日解除。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谌兴业负担50元,张美云负担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谌兴业负担50元,张美云负担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审判长徐玉宝
审判员邓娟
审判员杨凡
书记员刘晓妍
张丽珍

2020-07-30

继续阅读
weinxin
               扫码加微信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
avata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