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平、曾露锐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4月26日 评论 305 2858字

审理法院: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20)川15民终503号
案  由: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裁判日期:2020-04-07

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建平,男,1973年12月15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屏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和辉,四川酒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地,四川酒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曾露锐,女,1998年5月29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岳胜,四川丰宜(屏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章洋溢,四川丰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钟焰红,女,1974年9月6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四川舟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婧,四川舟度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后,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2015)屏山民初字第705号民事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债务人逾期未履行义务。权利人杨建平申请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执行钟焰红等债务人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在该案执行过程中,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继续查封前述房屋,案外人曾露锐对该执行标的的所有权提出异议。经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释明,杨建平向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提起债权人撤销权诉讼。该院于2016年10月24日作出(2016)川0107民初8203号民事裁定,认为杨建平在2014年4月14日申请财产保全时就已经知道案涉房屋已过户至曾露锐名下,至杨建平于2016年8月4日提起该撤销权诉讼时,已超过1年除斥期间,撤销权已归于消灭,故驳回杨建平的起诉。杨建平不服,提起上诉,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7日作出(2017)川01民终3880号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2019年6月14日,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作出(2019)川1529执恢68号之二执行裁定,拍卖前述房屋。经案外人曾露锐提出异议,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16日作出(2019)川1529执异9号执行裁定,驳回案外人曾露锐的异议请求。曾露锐仍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系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曾露锐作为案涉不动产登记的所有权人,其享有的不动产物权是否足以排除本案执行;二是在本案诉讼之前,杨建平提起的债权人撤销权诉讼,经两审终审,人民法院驳回杨建平的起诉,该处理结果对本案处理有无影响,若有影响,影响程度如何?一审法院认为,曾露锐享有的不动产物权足以排除本案执行,应支持曾露锐的诉讼请求,主要理由:
(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应当依照法律规定登记。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应当依照法律规定交付”、第九条第一款“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规定,保护交易安全、不动产物权登记的法定公示力系法律的基本原则。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因不动产物权的归属,以及作为不动产物权登记基础的买卖、赠与、抵押等产生争议,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的,应当依法受理。当事人已经在行政诉讼中申请一并解决上述民事争议,且人民法院一并审理的除外”规定,法律又对交易当事人或交易之外第三人的权益进行例外和补充救济,且以法律特别、明确规定的条件和程序为限。结合到本案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第七十四条第一款“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根据这些规定,可见在不存在生效裁判羁束的情形下,现行法律对交易当事人或第三人的权益救济的例外和补充规定系从物权取得原因(交易)行为之效力角度,规定有两种救济途径:一是权利人主张合同无效;二是权利人主张撤销合同。根据前述合同法第五十六条“无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规定,本案权利人选择该两种救济途径的目的和作用相同。现行法律虽对此类特殊权利救济未明确规定权利人仅可选择一种救济途径,但从保护交易安全、不动产物权登记的法定公示力的精神理解,且本案债权人又已选择行使撤销权(被终审驳回)予以救济,若一审法院再支持债权人的抗辩,缺乏法律依据。更何况,债权人对合同无效的抗辩已在法庭辩论终结前撤回。
本院认为,本案系案外人执行异议纠纷,争议的焦点为曾露锐对案涉执行标的物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利。本案中,曾露锐提出的执行异议被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驳回后,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本案证据证实,案涉房产是曾露锐之父曾恒通过抵债方式取得后赠与曾露锐,并以买卖方式过户在曾露锐名下。依照《物权法》第十四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自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时发生效力。”因此,曾露锐对案涉不动产享有的是所有权。杨建平称本案涉嫌虚假诉讼,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其提起的撤销权诉讼亦被成都法院驳回,故曾露锐取得案涉房产于法有据。根据本案证据显示,曾露锐取得不动产的时间是2012年12月,而2014年4月屏山县宏武建材有限公司通过《情况说明》将廖正金的个人债务确认为公司债务,钟焰红仅是该公司股东承担相应债务。因此,钟焰红与曾恒进行抵债行为时,屏山县宏武建材有限公司的债务尚未发生。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钟焰红存在恶意转移财产,逃避债务的情形。故曾露锐已合法取得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利。
杨建平上诉称一审遗漏应当参加诉讼的曾恒,属程序违法。对此,本院认为,本案系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曾恒与本案的执行行为并无关联性,不属于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故一审法院未追加曾恒为本案当事人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杨建平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400元,由上诉人杨建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陈西苓
审判员彭晓烽
审判员龙雨
法官助理梅兴艳
书记员牟岑雪

2020-04-07

继续阅读
weinxin
               扫码加微信咨询
法律咨询请拨电话13926122510 ,雷律师执业于广州知名律所,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的诉讼实战经验和技巧。
avatar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